莼湖历史

     有着悠长海洋文化底蕴和历史文化底蕴的莼湖镇,位于浙江省象山港北岸,东与裘村镇毗邻,西与尚田镇,北与西坞镇交界。全镇辖区面积127.7平方公里,有60个行政村,3…… 详细>>

     政务动态 更多 >>

 奉化市供电公司共产党员服务队助…
 农业部渔业船舶检验局李杰人局长…
 海洋与渔业局积极开展渔船船员培…
 奉化莼湖发现一条钝尾两头蛇 倒着…
 奉化莼湖创建省体育现代化乡镇

 
     莼湖要闻 更多 >>

 “百村立功竞赛”正酣,131个村你…
 奉化二中举办高考心理辅导讲座
 冯家村惠民之事党员先行动
 莼湖建立计生微信交流群
 残联康复服务下乡活动进莼湖
 春光无限好 绿化造林忙
 莼湖镇多措并举保供水
 镇资源配置和行政服务中心提早谋…

 

 

 您现在的位置: 奉化新闻网 >> 莼湖 >> 话说莼湖 >> 正文

老家小忆
作者:沈国毅  来源:奉化日报  时间:2013-3-16 15:50:10

    老家栖凤,一块背贴梧山胸御海风的三角地。那块三角地虽说狭小,却挨挨挤挤地繁衍了沈氏一大族,不知当年的先祖何来此等慧眼,竟觅得了这么一方宝地。

    据传,太祖曾是楚地的地方大员,官居刺史。两宋交接期间,率众抗金,且战且退,不幸途中以身殉国,世子护灵一路南下,至奉化境内的象山港泮,见一地前有海涛奔腾,后有梧山作屏,便停了脚步,安葬太祖,结芦定居。又因梧山有凤来仪,故名“栖凤”。

    沈氏一族多以扌可鱼为生,千百年来出生入死、搏风击浪,练就了一身胆魄、一腔正气,铸就了粗鲁与真情相伴、野性与侠义相随的特殊秉性。因而,做官、发财好像与扌可鱼人关系不大。譬如我的大阿叔,27岁开始当大捕船老大,后任栖凤渔业队带头船老大,驾驶过当时令人眼馋的“大型”机帆船。然而,秉性所致,直至离船登岸,大阿叔还是一贫如洗。

    说起来惭愧,对于老家的记忆,我只能与作客联系起来。小时候去阿娘(奶奶)家,左邻右舍总要过来讨问一下:某阿婶,莼湖街“人客”来么?阿娘赶紧微笑作答:喏,小孙子来了。你看,我这个正儿八经的沈氏子孙居然被族人称为“人客”,你说有趣不有趣?但“人客”自有“人客”的好处,那就是一家老少以及整个阊门内的族人都对你非常客气。刚进阊门就有族人跟你打招呼,一进家门全家老少笑脸相迎,尤其是我的两个堂妹一个堂弟,围在我的身边,“小哥、小哥”的叫个不停。

    就在这功夫,烟囱冒起了炊烟,一阵锅碗瓢盆撞击声过后,热腾腾的点心就端上了桌。点心是家常点心,无非炒面、年糕汤甚至于淀粉糊、番薯汤。这些点心在现在看来并不起眼,但在当时却是难得的美味,一般来说,没来客人是不敢自食的。点心上桌时,我面前的是大碗,堂妹和堂弟面前的是小碗,而阿娘和阿婶只站在一旁看着我们稀里呼噜吃着。那时候我几乎有点懂得难为情了,动筷前总要叫阿娘、阿婶一起享用,但阿娘、阿婶总是摇摇头,说不饿。于是,我就想把点心挟一点给堂妹、堂弟,可没等我把点心挟过去,他们早就把碗端得远远的了。

    吃过点心,在阿娘的特许下,我可以出去玩一会,但前提是不可下海,并有一至两位堂妹、堂弟相随监督。临行前,阿娘又给我们每人抓了一大把清蒸虎鱼鲞当闲食。当时的栖凤没什么可玩的,最热闹的就是大墙弄。说是大墙弄,其实只是条小弄堂,三人并行必有一人撞墙。大墙弄是小海鲜的集散地,弹涂、望潮、白蟹、虾姑、泥鱼、钻鳗、梅鱼、白虾什么的应有尽有,而且价格低廉,贵的几毛一斤,廉的几分一斤,碰到要好的,随便一网兜下去,白送。在大墙弄的拐角处有一扇大门,里面是供销社,由于没钱,供销社是不敢久留的,只是走马观花溜一趟,算是解了眼馋,然后直奔海边的“红胜海塘”。“红胜海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产物,当时已经停建,只留下了东西两截长蛇般的残骸。但三眼契闸和十八眼契闸已经造就,我们就伏在契闸的栏杆上望远处的海浪涌动,看近处的弹涂鱼蹦跳、红钳蟹横爬,但下海是绝对不敢的。

    记得有一次也是经过阿娘特许,让我跟着堂哥去看他涨弹涂(诱捕)。但阿娘告诫堂哥,只许让我在岸上看,不准下海,当时我俩都答应了。涨弹涂很有趣,堂哥背着弹涂泥船和一网兜弹涂竹管下海后,双手把住弹涂泥船船头的护手,一条腿跪在弹涂泥船上,另一条腿当作撑篙,只见那条腿在泥涂上使劲往后一蹬,弹涂泥船就像箭一般向前滑去,待到船一停,堂哥就在那儿插一根弹涂竹管。弹涂竹管跟弹涂洞一般大小,但下面有竹节挡住,弹涂一旦跳入,纵有天大本事也难以逃脱。堂哥驱驾弹涂泥船技术高超,飞来飞去的比弹涂还灵活,直看得我心头发热、脚底发痒,早把阿娘的叮嘱忘得干干净净,慌忙着脱了鞋子走进海涂。但没容走上几步就觉得脚底像刀割一般痛,抬脚一看已是鲜血直流。我吓坏了,一屁股坐在泥涂上号啕起来,堂哥闻声赶紧撑着弹涂泥船赶过来,见我的脚底被蛎石割破了,堂哥一丢弹涂泥船急忙把我背回家。到家后阿娘一边为我洗脚疗伤,一边把我俩骂了个狗血喷头。有了那次记忆,我明白了阿娘慈祥背后的严厉,那是一种渔家文化熏陶出来的说一不二!

    近日,与一伙文友搭伴又重游了一趟老家。站在乘风破浪的渔政艇上,眼前的景物与记忆中的老家已不可同日而语,那横波昂首的钢质渔轮比我大阿叔驾驶过的大型机帆船不知要威风多少倍!续建后的“红胜海塘”也成功合拢,正在加砌护坝。据陪同的莼湖镇宣传委员董明儿介绍,围拢后的“红胜海塘”占地一万六千多亩,在不久的将来,这里就是一个集文化、教育、工业、商贸、旅游、观光、休闲、居住于一体的滨海新城。

    星月轮转,沧海桑田。家乡父老的谋生手段即将迎来一个质的转变。我相信,惯于搏风击浪的父老乡亲凭着一身坚毅、一腔豪气定会在这方多情的热土上打出一片新天地!
莼湖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主办单位:奉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