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湖历史

     有着悠长海洋文化底蕴和历史文化底蕴的莼湖镇,位于浙江省象山港北岸,东与裘村镇毗邻,西与尚田镇,北与西坞镇交界。全镇辖区面积127.7平方公里,有60个行政村,3…… 详细>>

     政务动态 更多 >>

 奉化市供电公司共产党员服务队助…
 农业部渔业船舶检验局李杰人局长…
 海洋与渔业局积极开展渔船船员培…
 奉化莼湖发现一条钝尾两头蛇 倒着…
 奉化莼湖创建省体育现代化乡镇

 
     莼湖要闻 更多 >>

 “百村立功竞赛”正酣,131个村你…
 奉化二中举办高考心理辅导讲座
 冯家村惠民之事党员先行动
 莼湖建立计生微信交流群
 残联康复服务下乡活动进莼湖
 春光无限好 绿化造林忙
 莼湖镇多措并举保供水
 镇资源配置和行政服务中心提早谋…

 

 

 您现在的位置: 奉化新闻网 >> 莼湖 >> 话说莼湖 >> 正文

米豆腐新传

    □沈国毅

    话说莼湖中街有一家小吃店,店主姓陈,三十五六岁,单名一个“奋”字,与妻子一起经营炒面、汤面、炒年糕、年糕汤、米豆腐等小吃。由于该地段点心店众多,因而生意不是很好,一月下来,除去工本、杂费、房租,所剩无几,夫妻俩遂有了改行念头。
     一日,店里来了一位老者,落座后,要了一碗米豆腐,陈奋赶紧烧好端上。不料老者用目一瞟就皱起了眉头,继而挟起一根放进嘴里品了一品,然后从口袋里摸出钱放在桌上,起身就走。
     陈奋傻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开店几年,虽说烧出来的点心没有交口称赞的美誉,但也不至于如此难以下咽吧,这不是明摆着砸牌子、找别扭吗?待要理论,那老者已出了店铺,扬长而去。
     陈奋闷闷不乐,总想找机会跟老者理论一番,于是时不时地向街面张望。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天后,终于看到那位老者从街面走过。陈奋赶紧把老者请进店铺坐下,一边说:“老伯伯,上次我烧的米豆腐可能没烧好,今天重新烧一碗,保您满意。”陈奋使出浑身解数,烧了一碗自认为最最美味的米豆腐。不料老者吃了两口后还是放下筷子,伸手掏钱。这下子陈奋急了,一把按住老者的手:“老伯伯,您别忙着掏钱,这碗米豆腐不要钱,上次那碗米豆腐的钱我也要还给您,但您得跟我说明这是为什么?”“不正宗。”“不正宗?”陈奋来气了,指着米豆腐说:“冬笋丝、鸡白丝、蛋皮丝、蛎黄、葱花一样不少,怎么就不正宗了?”“后生,这事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楚的,今天有事,不多说了。你有兴趣的话,三天后可来莼湖岙找我,村口有棵香樟树,樟树旁边有三间小屋,我就住在那里。”说完抬腿出门。
     第三天,陈奋把小店交给妻子打理,骑上电瓶车,直奔莼湖岙而去。到了村口一看,果然有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樟树,树边是三间小屋,那老者已在大门口恭候:“后生,挺守信用嘛,看来我浸的这些米不会浪费了。”陈奋抬眼打量,三间小屋虽然简陋,但收拾得窗明几净,井井有条,特别是门前的那具石磨,已被洗得干干净净。磨边是一桶清水浸泡的新鲜早稻米。陈奋明白了,老者要用实际行动让他知道什么才是正宗的米豆腐。
     果然,老者拿来一只大号的竹编淘米篓开始淘米。
     一边淘,一边说:“做米豆腐要用新鲜白净的早籼米,一般来说,4斤一镬刚好,这些米先用清水浸泡5个钟头左右,再用清水淘干净,然后以1斤米加2斤水的比例磨浆。”说着,吩咐陈奋推磨。陈奋一听忙说:“用石磨太麻烦,还是我拿到镇里去轧一下吧。”“不行,机器轧出来的米浆有铁腥气,有时还会沾上机油、牛油什么的,哪有石磨清爽。”一小时后,米浆磨好,老者叫陈奋把米浆搬进厨房。
     厨房里有一座三眼灶,灶上坐着尺四、尺六、尺八三口铁镬,老者叫陈奋把米浆倒入中间的尺六镬,然后坐在灶口添柴烧火。等到柴火烧起来,又从墙上取下一根八十公分左右、暗红发亮的竹棒,用清水洗了又洗,然后插入镬内,轻轻搅动。
     陈奋虽说是本地人,现在又干着点心店的生意,但从来没见过米豆腐怎样熬制,因为他店里用的米豆腐都是从集市上卖来的。今天一见,觉得有趣,就凑上去,也想拿着米杖搅动几下,却被老者瞪了一眼:“现在没啥花头,等一会有你出力的时候,快去烧火!”一会儿,镬内渐渐冒起热气,那些米浆也渐渐粘稠起来,老者开始双手用力。又过了一会,米浆越发粘稠,老者的额头渗出了汗珠,呼吸也急促起来。陈奋见状,赶紧说:“老伯伯,你休息一下,我来。”这回老者没有推托,将搅米杖交给了陈奋。陈奋接手一搅,顿觉手腕吃紧,妈呀,怎么这么重啊!硬撑着搅了二十几下,不禁气喘吁吁,汗如雨下。老者说,现在半生不熟,最重,也是最关键,不能松劲。陈奋说,那要搅到什么时候?老者说,一直到搅熟为止。
     陈奋一听顿时泄气,双手也迟缓下来,并往回搅了一下。老者一见,立即按住陈奋的手说:“不能往回搅。”陈奋问为什么?老者说,一会顺搅,一会倒搅,乱了纹路,切丝时就会断裂。说着又把陈奋轰到灶下烧火,老者继续执杖搅拌。搅了一会又要陈奋退出柴火,改烧稻草团,陈奋又问为什么?老者说,现在快熟了,要用文火。陈奋想,这活儿既累又烦,太不值了。
     这样又搅拌了将近半个钟头,老者提起面杖一看说:熟了。陈奋说:这就算熟了?老者说:你看,面杖底不粘面糊了。说着叫陈奋用木棍顶一下镬底,自己用力端起,把镬里的米糊倒进项桶,然后将一块浸湿的蒸笼布盖在上面,慢慢挤压,压成一个厚约五公分的圆饼。
     做完这些,老者说:明天来吃米豆腐吧,到桃花岛买一斤蛎黄来就好。
     陈奋说:市场上多的是蛎黄,为什么要到桃花岛去买?老者说:桃花岛离岸远,水质好,还是用石头养的,没气味。
     当天下午,陈奋去了一趟桃花岛,一问价钱,要40元一斤,比市场上差不多高出一倍,但陈奋咬咬牙,还是买了2斤。
     第二天,当陈奋赶到时,老者已做好了一切准备,桌上放着切好的米豆腐、冬笋丝、鸡白丝、蛋皮丝、葱花,还有一大盆鸡汁。陈奋拿起一根切成半公分见方的米豆腐细而不断,比市场买来的干燥、硬朗。
     说话间,老者已烧好米豆腐,盛了一碗。陈奋一尝,惊得目瞪口呆,同样是米豆腐,为何有这等差距?当即放下碗筷,要拜老者为师。
     老者一听哈哈大笑,说:天下奇闻,做一碗米豆腐哪有拜师的道理?这里面没有什么学问,一看就会,关键是要熬得了苦。再就是心要平,比如佐料,就得货正价实,烧制时该用鸡汁就得用鸡汁,不能用什么油来代替。这只鸡是我自己养的放山鸡,冬笋是早上刚从后山掘来的,用这些佐料做出来的米豆腐能不好吃?等一会你把这些都带回去,保证你烧出来的米豆腐不会比我差。
     陈奋点了点头,但还有一事不明,问老者为何要煞费苦心地如此这般。
     老者说,我怕正宗的米豆腐失传啊!一句话说得陈奋满脸通红,赶紧辞别老者,带上那些东西回到店里。
     从此,陈奋的小吃店门庭若市,拓展到三间门面,请了好几位帮工还是应付不过来。 
    

莼湖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主办单位:奉化新闻网